<em id="lbuox"></em>
    1. <progress id="lbuox"></progress>
    2. <span id="lbuox"><pre id="lbuox"><dl id="lbuox"></dl></pre></span>
      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毛澤東與盧卡奇階級意識理論的比較研究

      張明 · 2020-09-25 · 來源:思想教育研究
      收藏( 評論() 字體: / /
      由于馬克思主義在中國與西方發展具體歷史情境的差異,使得毛澤東與盧卡奇在關于階級意識“缺場”原因、恢復階級意識革命策略等方面存在著截然不同的理論判斷。盧卡奇在資本主義物化邏輯全方位統治下,強調通過總體性中介以恢復已喪失的階級意識;而毛澤東在中國前現代歷史語境中,更為強調通過體力勞動的感性經驗與無產階級政黨意識形態“灌輸”來實現階級意識的“鍛造”,而非“恢復”。

        毛澤東與盧卡奇階級意識理論的比較研究

        張   明

        (南京大學   馬克思主義學院,   江蘇   南京   210093)

        [摘  要]由于馬克思主義在中國與西方發展具體歷史情境的差異,使得毛澤東與盧卡奇在關于階級意識“缺場”原因、恢復階級意識革命策略等方面存在著截然不同的理論判斷。盧卡奇在資本主義物化邏輯全方位統治下,強調通過總體性中介以恢復已喪失的階級意識;而毛澤東在中國前現代歷史語境中,更為強調通過體力勞動的感性經驗與無產階級政黨意識形態“灌輸”來實現階級意識的“鍛造”,而非“恢復”。毛澤東與盧卡奇關于階級意識的不同理解,從內在根基上凸顯了中國馬克思主義與西方馬克思主義的不同發展路徑及其理論實質,重溫這一理論差異性問題對于階級意識理論的當代重建具有重要學術意義。

        [關鍵詞]階級意識;無產階級;馬克思主義;毛澤東;盧卡奇

        階級意識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其直接關涉無產階級革命行動的形塑與革命斗爭的開展,構成了影響無產階級革命運動勝敗與否的關鍵要素。在馬克思之后馬克思主義理論發展的歷史進程中,中國馬克思主義與西方馬克思主義分別繼承了階級意識理論的衣缽。階級、階級意識與階級斗爭是中國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的重大問題,同樣階級意識在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中也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作為中西馬克思主義理論代表人物的毛澤東與盧卡奇也分別從本國的具體實際出發,對階級意識問題做出了難能可貴的探索。但由于二者所處歷史情境的差異性,直接導致了二者在關于階級意識“缺場”原因、策略等方面的分析又存在著重要差別,并直接催生了不同的實踐導向與歸宿。

        一、相同理論預設與政治判斷:階級意識問題的理論基始性

        階級意識成為馬克思主義的重要理論主題,既是馬克思出于理論拓展與完善的需要,更是現實無產階級革命實踐活動的產物。我們不妨依據時間線索來勾畫出馬克思主義階級意識理論發展的基本譜系,即從經典馬克思主義理論到以盧卡奇為代表的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和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馬克思主義理論。

        (一)階級意識問題重要性在經典馬克思主義理論中的逐步凸顯與成熟

        實際上,馬克思的理論視角并未從一開始就直接觸及階級意識問題,無產階級由于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中是被剝削、被壓迫的“掘墓人”角色,因而無產階級也順理成章地成為革命的主力。然而,在總結1848年西歐革命失敗經驗教訓過程中,馬克思開始初步意識到無產階級階級意識問題。“人們自己創造自己的歷史,但是他們并不是隨心所欲地創造,……一切已死的先輩們的傳統,像夢魔一樣糾纏著活人的頭腦。”[1]669換言之,生存于特定社會歷史條件下的無產階級必然受到現實生活中存在的代表統治階級利益的傳統觀念的影響,但此時由于馬克思的批判對象仍停留在法國這一資本主義發展不充分的國度,因而導致其將研究重點坐落于單純的法國無產階級未能肩負革命任務的主體性維度。

        后來,隨著馬克思經濟學思想的豐富與發展,對無產階級的階級意識問題研究的聚焦點開始轉向對資本主義拜物教的批判維度之上,其中《資本論》以直接顯性形式呈現了資本主義物化狀態下無產階級階級意識的遮蔽問題。[2]但需要著重指出的是,馬克思并未以直截了當的方式凸顯“階級意識”問題,他關于無產階級階級意識的闡釋是以非顯性方式隱匿于關于資本主義拜物教的相關批判理論之中,隱匿于資本主義批判的深層理論邏輯構架之中。隨著歷史車輪的前行,盧卡奇和毛澤東都以各自不同的理論探索路徑獲得了馬克思主義的上述重要理論質點,并且結合自身的具體革命實踐做出了重要探索。

        (二)階級意識問題構成了盧卡奇開啟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邏輯基礎

        作為不同于蘇聯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異端”,西方馬克思主義的產生有其特定的歷史背景,這就是在西歐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如何發動無產階級革命并最終獲得成功。佩里·安德森將“西方馬克思主義”直接定義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后在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無產階級革命運動失敗的大背景下,社會主義革命理論與實踐相脫離的必然產物。[3]117一般而言,盧卡奇的《歷史與階級意識》一書標志著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正式誕生。面對西歐無產階級革命(失敗)與俄國十月革命(成功)迥然相異的結果時,盧卡奇首當其沖的任務便是分析革命失敗的原因并為下一步革命尋求理論與策略上的支持。該書正是他對西歐無產階級革命失敗“病理解剖”的理論產物,貫穿其中的主題思想便是階級意識。他認為,西歐無產階級革命之所以未能如十月革命一般取得勝利的原因在于,西歐發達資本主義社會的物化現象實現了由物質結構向心理結構的全方位侵襲,進而導致了無產階級階級意識的喪失。

        因此,西歐無產階級革命取得勝利的關鍵便在于重新恢復無產階級的階級意識。盧卡奇認為,階級意識不是組成階級的單個個人的意識的總和,也不是其平均值,而是無產階級對于在生產過程中所處的總體性地位的理性的適當反應。[4]108階級意識的獲得必須依靠“客觀可能性”范疇對歷史進行細致的分析,即依賴于對該階級在社會生產的總體性地位的科學理解。盡管在資本主義物化條件下無產階級喪失了自己的階級意識,但無產階級因為在社會生產中所處的特殊地位,決定了較之于資產階級有其獨具的優勢,即有能力從核心出發理解社會,將表面相互分裂、孤立的現象視為相互聯系的整體并加以綜合,也能透過現象直視本質,將自己行動的決定性因素投放到歷史發展的天平之上。因此,盧卡奇最后將革命勝利的希望寄托于無產階級階級意識(解釋社會本質、實現理論與實踐的統一)的恢復,即“當最后的經濟危機擊中資本主義時,革命的命運(以及與此相關聯的是人類的命運)要取決于無產階級在意識形態上的成熟程度,即取決于它的階級意識。”[4]131-132

        (三)階級意識與階級斗爭是毛澤東領導中國共產主義革命的重要內容

        在盧卡奇對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無產階級級意識問題進行理論思考的同時,毛澤東也從中國革命斗爭的具體歷史語境出發對階級意識問題展開了艱苦卓絕的探索之旅。毛澤東并未直截了當地提出階級意識問題,這一問題更多地是體現在他關于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探索之中。根據筆者不完全考證,目前所能發現的關于毛澤東最早以隱性方式提出階級意識的,是1921年11月21日在湖南勞工會刊物《勞工周報》上發表的《所希望于勞工會的》一文中提出的“階級的自覺”。他認為,成立勞工會的目的不僅在于團結勞動者罷工,“尤在養成階級的自覺,以全階級的大同團結,謀全階級的根本利益。”[5]6這里毛澤東所言的“階級的自覺”,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形成對勞工階級階級身份的自我認同,即認識到自身在整個社會物質生產中的整體性地位,確認建立在此基礎上的革命任務與革命目標。其實,毛澤東真正自主性探討階級意識問題是在他領導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之后,“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6]3中國近代以來革命曲折發展的關鍵,就在于未能分清敵友問題,即團結朋友以打擊敵人。

        中國革命與西歐無產階級革命之間存在著巨大差別,正如盧卡奇所言,西歐資本主義高度發達背景下的階級結構呈現出簡單化特征,階級意識進入了一個“可能被意識到的時期”[4]117。相反,中國正處于落后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情境之中——生產方式與經濟社會結構上的前現代性,社會階級的分布呈現多元化和模糊化的基本生存景象,特別是中國資本主義不發達的現實情況導致工人階級力量相對薄弱、階級覺悟的相對缺失,以及在此基礎上農民構成了革命的主力軍的現實革命狀況,而這很明顯與經典馬克思主義理論關于無產階級革命路徑規劃之間存在著巨大的理論“斷裂”。在中國這樣一個經濟較為落后的前現代國家,如何將馬克思主義關于現代資本主義批判的無產階級革命理論運用于中國的最大結癥在于,如何在中國培育相對處于“自在”狀態的無產階級的階級意識、如何向農民階級“灌輸”先進的階級意識問題,這也內在構成了毛澤東領導中國革命的前要問題。因此,縱觀毛澤東領導中國革命與建設的整體性進程,不難發現,實行意識形態的“灌輸”始終構成了推動中國革命前進與發展的重要動力,而其實質便是培育與鍛造無產階級的階級意識。

        二、不同理論研判:階級意識“缺場”原因與重構階級意識的策略

        盧卡奇和毛澤東是基于不同的實踐“場域”與革命任務的內在要求而展開相關思考的,因而在關于階級意識“缺場”原因的分析、恢復和鍛造無產階級階級意識的作用對象與具體路徑規劃等方面,又深刻地折射出顯著的差異性存在。

        (一)在階級意識之所以“缺場”的原因分析上,盧卡奇與毛澤東之間的區別深刻折射出現代與前現代客觀歷史境遇的差異性

        盧卡奇認為,無產階級階級意識喪失是資本主義生產發展特定歷史階段上物化現象所導致的結果。他認為,隨著資本主義生產的高度發展,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被物的自律性關系所掩蓋,人的勞動活動成為某種客觀的異己性存在。之所以產生上述現象的原因在于資本主義機器化生產體系導致的合理性與可計算性原則。隨著勞動從手工業到工場手工業再到機器化生產的合理性不斷增加,一方面工人的個體性特征卻愈來愈被消除,即工人被分解為機器的一個附屬部分而與整個生產過程相分離,進而從事重復性的專門勞動;另一方面隨著機械化與合理化的加強,工人的勞動定額、甚至是心理特征與人格都被客體化地加以計算出來以結合到專門的體系之中。在這樣的條件下,勞動的物化表現為主客體兩個維度。從客體維度出發,工具理性催生了經濟過程的可計算性,而其無疑打破了原先經濟過程的客體統一性,因為此時勞動產品的統一性已經為若干局部合理化系統組合的產物所瓦解;從主體性維度出發,原先經濟生產過程的主體性已經喪失,生產主體不過是作為機器的一個部分而被整合到客體化進程中。因此,無產階級階級意識之所以會喪失——處于“睡眠狀態”,其中關鍵原因在于資本主義物化現象與物化意識的高度發達及其全方位侵襲。

        相反,在毛澤東的理論視域中,階級意識的主體性范圍更為廣泛。在盧卡奇那里,無產階級階級意識的恢復主要是指工人階級的階級意識恢復問題,因為資本主義社會被日益劃分為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在盧卡奇看來,隨著資本主義條件下經濟結構與社會結構的發展,階級意識才有可能處于能被意識到的狀態。換言之,在前資本主義社會是不可能存在現代意義上的階級意識問題。而由于毛澤東所處的特定歷史條件的限制,無產階級不僅包括工人階級,而且也關涉農民階級與知識分子。毛澤東認為,階級意識的“缺場”主要不是以“喪失”(“恢復”是作為其策略而對應的)的形式加以“出場”,而更多地是呈現為“未有”(“鍛造”構成了其策略性存在)的狀態。因此,毛澤東所言的中國無產階級階級意識的問題并不在于資本主義物化現象的高度發達,而關鍵在于無產階級在生產發展較為落后的前現代條件下無法從整體上認知自身的社會地位、無法形成階級共識。并且,受中國革命具體特殊性條件的限制,在經典馬克思主義理論構架中處于非主導性地位的農民階級卻發揮了重要影響,“農民問題,就成了中國革命的基本問題。”[7]692如何從理論上解釋這一問題,成為影響中國革命實踐走向的重要問題,也進而成為毛澤東始終關注與思考的重要問題。

        (二)在階級意識“出場”路徑的建構問題上,盧卡奇與毛澤東呈現出截然不同的理論判斷

        盧卡奇認為無產階級階級意識恢復的現實路徑便是打破物化統治,而打破物化統治必須依賴于“總體性”概念。原因在于: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資產階級及其意識形態的本質特征便在于通過直觀把握事物的現象,并且認為現象背后空無一物,因而設定了資產階級及其生產方式的永恒性與自然性。因此,資產階級意識形態的本質特征便體現為非中介性、自然性、非歷史性。相反,在盧卡奇看來,馬克思主義與資產階級科學的決定性區別并不在于是否承認經濟動機在推動歷史發展中的首要地位,而在于具體的總體性觀點。[4]77無產階級因自身在生產過程中所居的特殊地位及其階級利益的特殊性——不首先解放全人類便無法解放自己,使得其具備了超越資產階級的潛能——從總體上把握社會歷史發展趨勢。與盧卡奇更多地側重于將理論層面的研究視為恢復階級意識的途徑不同,毛澤東關于階級意識“到場現身”的路徑探索更多地從現實的革命實踐活動出發加以推進的。

        由于資本主義發展的相對不充分性,近代中國無產階級仍然處于“自在”狀態,而無法通過直接感性經驗活動構建獨立自主的階級意識。俄國十月革命的勝利以及列寧“灌輸理論”對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產生了直接影響。列寧認為,“社會主義意識是一種從外面灌輸(von auβen Hineingetragenes)到無產階級的階級斗爭中去的東西,而不是一種從這個斗爭中自發地(urwüchsig)產生出來的東西。”[8]326因此,中國共產黨始終保持與工人階級的密切聯系,領導工人階級開展政治運動,并通過理論“灌輸”與現實革命實踐活動的雙重形式培育工人階級的階級意識。這一策略也運用在農民階級的無產階級階級意識培育問題上。值得注意的是,毛澤東始終強調,黨內無產階級的階級意識時刻面臨著蛻變與異化的潛在可能性。解決這一問題就是要求黨的干部參加體力勞動,以普通勞動者姿態出現,在勞動中完成、強化無產階級的階級意識和自我身份認同。為此,中共中央于1957年5月10日發出號召各級干部參加勞動的通知,以便于與群眾打成一片。[9]294此時,黨員干部參加體力勞動的目的主要不是如抗日戰爭時期一般為了推動生產發展以滿足供給需要,而主要是寄希望通過現實的感性勞動與實際的階級經歷,形成自身的無產階級身份的自我認同,強化無產階級階級意識的自我建構。

        三、不同理論歸宿:主體性的邏輯運演與具體實踐性操作的差異性

        盧卡奇與毛澤東所處歷史情境的具體性差異,直接催生了他們關于階級意識“缺席”原因與使之“在場化”路徑探索的差異性,也進而導致了二者截然相反的理論歸宿——主體性的邏輯運演與具體實踐性操作的不同結果。

        (一)盧卡奇寄希望通過總體性中介以恢復資本主義物化邏輯籠罩下的無產階級主體性與階級意識

        盧卡奇對無產階級階級意識的定位,是基于資本主義發達生產(以機器化生產為代表)所導致的物化現象全方位籠罩而造成的階級意識“缺失”的“睡眠”狀態,因而恢復無產階級階級意識的策略被訴諸于實現對總體性的理解與把握,并且這種理解更多地是以抽象思辨的理論活動為中介的,即實現對馬克思主義辯證法的再研究與再發現。“對無產階級來說,由于它是從辯證地講是明確的形式(勞動和資本的直接關系)出發的,并把遠離生產過程的那些形式和這些形式聯系起來,把它們放到了辯證的總體之中來認識,因此,它就打開了完全窺透物化形式的道路。”[4]278-279但問題是,在資本主義物化全方位統治下的西歐無產階級革命與無產階級階級意識的恢復,絕非通過退守書房的抽象理論思辨或邏輯推演就能夠完成,也不可能僅僅通過對馬克思主義辯證法的研究與探尋,即通過單純總體性的中介作用就可以找出無產階級階級意識恢復的真實路徑。

        由此可見,盧卡奇階級意識理論的邏輯從本質上是建立在黑格爾主客體同一(絕對觀念在外化即異化的過程因沉淪于“物性”而導致的客體化趨勢與不斷復歸自身以實現主體性的重建)的哲學基礎之上,寄希望于通過對總體性中介作用的援引,來實現無產階級階級意識的恢復以及無產階級主體性的歷史性重建。盧卡奇的上述理論策略并非是立足于現實的無產階級革命實踐斗爭中,而更多地是通過所謂觀念層面的解放、通過抽象的邏輯推理與思辨活動來推進的,這種抽離于現實具體歷史實踐的抽象邏輯是不可能為無產階級革命與階級意識恢復尋求出切實可行的具體路徑。

        (二)毛澤東職業革命家的主要身份,直接預設了其與盧卡奇在階級意識問題上的理論分野

        毛澤東認為,面對由具體歷史發展所決定的中國各階級階級意識的“非自覺”狀態,革命策略不能寄希望于單純的理論說教,而必須根植于具體革命的實踐經歷之中加以鍛煉與覺醒,并且在此過程中作為革命先鋒的無產階級政黨必須發揮先鋒模范作用,以肩負向無產階級灌輸先進階級意識的重任。當然,毛澤東上述思想直接受列寧“灌輸論”的影響。列寧第一次以直接顯性方式將階級意識置于關涉無產階級革命成功的重要位置。因為在反對第二國際的“經濟決定論”以及在此基礎上形成的無產階級革命在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同時勝利”的革命策略中,列寧率先開辟了在落后國家、通過“灌輸”先進階級意識的形式在一國取得勝利的特殊性道路。其直接反對的是在階級意識問題上存在的兩種傾向:一是否認存在無產階級與階級意識的“退卻”策略;二是將階級意識視為一種普遍的道德力量,是所有人在革命實踐中都能獲得的直接性的歷史真理。[10]

        可以說,由毛澤東領導的無產階級革命的實踐“場域”及其主觀條件與俄國十月革命之間的相似性,直接催生了毛澤東在階級意識問題上向“灌輸論”的靠攏。并且,革命實踐活動的現實張力直接驅使毛澤東在實踐中以非中介性的形式推進關于階級意識“灌輸”的理論與實踐。而在此問題上,盧卡奇則以比較隱性的方式凸顯了列寧的“灌輸論”,并且他在此問題上仍停留于“解釋世界”的理論邏輯推演層面,尚未達至“改造世界”的現實實踐活動。相反,毛澤東在此問題上做出了難能可貴的實踐性探索,諸如完成對客觀世界與主觀世界的雙重改造、干部與知識分子參加體力勞動、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等,這對于從意識形態層面保障中國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的方向性問題產生了深遠影響。換言之,毛澤東對于階級意識問題的重視,并非僅僅停留于理論闡釋層面,他更側重于以直接性策略指導切入現實的革命實踐活動之中,形成以現實問題為導向的實踐性操作。

        四、學術價值:中西馬克思主義的邏輯差異與階級意識的當代重建

        在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的現實展開過程中,不同歷史情境直接催生了階級意識的不同境遇與不同策略。上述對比性研究絕非是索然無味的抽象思辨,而是蘊含著深刻的學術意義。

        (一)有助于深刻揭示西方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馬克思主義內在不同的發展路徑

        通過對比研究毛澤東與盧卡奇在此問題上存在巨大隱性差異,可以清晰地透視出中西馬克思主義理論的不同理論特質與發展路徑。就中國馬克思主義理論而言,它是馬克思主義理論“東移”到經濟文化社會水平較為落后的古老中國,這一具體的歷史境遇從根基上決定了中國馬克思主義截然不同的發展路徑,與經典馬克思主義生根于西方發達資本主義社會、寄希望通過工人階級革命運動等存在著巨大的理論視差。因此,中國馬克思主義理論就其生成機制而言,它更多地是基于中國前現代的歷史情境,更多地是通過無產階級先鋒隊的理論灌輸形式實現以農民為主體的無產階級階級意識的鍛造,并且這種階級意識的鍛造更多地是通過現實感性實踐活動的形式加以呈現的。

        相反,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首先是基于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生產力水平高度發達基礎上的理論產物,尤其是在資本主義物化邏輯全面籠罩背景下階級意識“失語”狀態下的理論反思與探索。甚至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就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發展邏輯而言,它更多地是西方傳統社會主義革命運動(基于經濟領域內的反抗與斗爭)不斷面臨尷尬困境下,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不得不將批判視角轉向文化、意識形態上層建筑領域的策略性選擇或戰略性退守。因此,西方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馬克思主義理論存在一個較為突出的不同之處便是,二者現實生存境遇與歷史語境差異以及在此基礎上形成的不同發展路徑——退守書房的理論批判抑或是直面現實的革命運動。

        (二)有助于為馬克思主義階級意識理論的當代重建提供某種有益思路與參考

        當代馬克思主義理論發展所面臨的一個重要理論尷尬便是階級意識問題的“失語化”狀態,在一些西方資產階級理論家那里,作為經典馬克思主義理論重要內容的階級意識問題的合法性已然消失,因為在后現代社會無產階級已呈現出“碎片化”狀態甚至無產階級本身已經蕩然無存。在此背景下,如何重建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意識理論問題顯得尤為緊迫與重要。對此,必須要正確回答如下兩個問題。

        一是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意識理論究竟有沒有過時?在我們看來,馬克思主義本身作為資本主義批判的對偶性存在,只要資本主義尚且存在就決定了馬克思主義并未過時。[11]6作為馬克思主義理論重要組成部分的階級意識理論,首先是基于馬克思關于資本主義制度下階級關系明朗化、簡單化判斷基礎之上的,這一基礎性判斷在當代資本主義社會批判理論中也未過時。當下隨著資本主義物化邏輯的進一步發展,其以更大程度、更隱蔽方式凸顯了階級意識問題的重要性,可以說,當前馬克思主義對資本主義現代性的批判,首當其沖的任務便是實現對資本主義現代性牢籠的突圍,尤其是對于物化邏輯、物化意識的解蔽,在這一問題上階級意識理論的當代“出場”與理論更新顯得尤為重要。

        二是當代馬克思主義階級意識理論究竟應當如何重建?盧卡奇與毛澤東在階級意識問題上的對比性研究,在某種意義上為這一問題提供了有益的思路與參考。二者承認階級意識理論重要性的共同理論預設,為當前樹立對馬克思主義階級意識理論的理論自信作出了典范,因為樹立自信的理論姿態無疑構成了重建馬克思主義階級意識理論的基礎性前提。此外,二者從不同維度出發構筑階級意識“出場”路徑的不同嘗試,為當代馬克思主義階級意識理論的重建提供了重要參考與借鑒,這就是階級意識的重建必須建立在對資本主義物化現象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基礎之上,必須解構資本主義物化所造成的意識形態屏障。當然,更為重要的是,當代馬克思主義階級意識理論的重建,僅僅依賴于抽象的理論批判或哲學思辨是不可能從根本上實現的,其必須要根植于現實的物質生產性實踐活動、根植于階級意識所居于的現實物質生產狀況進行綜合評議,從批判的武器與武器的批判相結合的維度出發重建當代階級意識。

        參考文獻:

        [1]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2] 唐正東.馬克思拜物教批判理論的辯證特性及其當代啟示[J].哲學研究,2010,(7).

        [3] [英]佩里·安德森.西方馬克思主義探討[M].高铦,等,譯.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

        [4] [匈牙利]盧卡奇.歷史與階級意識[M].杜章智,等,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04.

        [5] 毛澤東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6] 毛澤東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7] 毛澤東選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8] 列寧選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9] 毛澤東文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10] [美]凱斯·E·福格森.階級意識與馬克思主義辯證法:一個艱難的綜合[J].劉建洲,譯.上海行政學院學報,2008,(4).

        [11] [英]特里·伊格爾頓.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M].李揚,等,譯.北京:新星出版社,2011.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看今朝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余建洲揭批方方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一字之差的初心與使命——歌劇《江姐》歌詞、對白改動評析
      2. 武漢網友向湖北生態督察組舉報方方違建別墅:不拆何以平民憤!
      3. 李陀: 知識分子跌落了, 未來中國是三種人的天下
      4. 劉金華:警惕文化反革命
      5. 曲婉婷,要點B臉?
      6. 邋遢道人:不能等到萬山紅遍!
      7. 曲婉婷還有臉來“號喪”?!
      8. 從“首長,別啰嗦了”到“大軍官,早啊”
      9. 無恥曲婉婷為貪污3.5億的娘叫屈,東北下崗工人的正義誰來主持?
      10. 需要認清美國允許AMD和英特爾向華為供貨的目的
      1.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2. 越來越多的人自稱地主富農后代,貧下中農后代去哪兒了?
      3. 毛主席的“大仁政”
      4. “懂神”:你確定這話是陳云說的?
      5. 外資購買中國債的真相
      6. 方不擇路 方不圓急了,她急了!!!
      7. 秋天來了,公知的冬天,還會遠嗎
      8. 國民黨自己撕下偽裝!
      9. 西方又熱炒方方,方方日記的翻譯白睿文盯上"紅色小兵"
      10. 一字之差的初心與使命——歌劇《江姐》歌詞、對白改動評析
      1. 對毛主席泄私憤的時代基本結束了
      2. 錢昌明:晚年毛主席為何“憂傷”? ——唯恐“紅色江山”不保
      3. 決戰:任正非愚蠢的一面
      4. 聽到鐘院士再請戰,我嚇得瑟瑟發抖
      5. 王岐山:不要忘記,我們是毛主席培養的啊!
      6. 憲之:蔡霞現象 ——“姓社姓資”博弈大視野下審視
      7. ?郭松民 | “九一三事件”的深層次原因
      8. 必須鏟除中國內部的“第五縱隊”!
      9. 丑牛:黨姓啥?——黨慶百年,誰與評說(之二)
      10. 毛主席對這個領域最擔心的問題,還是發生了…
      1. 人民永遠記憶:毛主席1976年最后的中秋節
      2.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3. 烏有之鄉公告
      4. 烏有之鄉公告
      5. 工業軟件,快沒人了!
      6. 曲婉婷,要點B臉?
      午夜福利视频合集1000集,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韩国和日本免费不卡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