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lbuox"></em>
    1. <progress id="lbuox"></progress>
    2. <span id="lbuox"><pre id="lbuox"><dl id="lbuox"></dl></pre></span>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越來越多的人自稱地主富農后代,貧下中農后代去哪兒了?

      蕭武 · 2020-09-19 · 來源:熏煙字簍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各種精英通過各種渠道不斷的為地主、富農、資本家這些曾經被視為剝削階級的階級評功擺好,無非也就是想要證明,他們后來重新成為精英,是因為他們從祖上就已經是精英了,所以他們是理所當然的應該重新成為這個社會里掌握著各種政治、經濟和文化資源的人,至于那些貧下中農、普通工人家庭的子女,因為已經失去了話語權,自然也沒有多少機會來反抗這種顛倒歷史的敘述。

        在革命年代,地主、富農、資本家都是革命對象,都是要被剝奪財產以及部分政治權利的。在比較嚴重的時期,尤其是在一些運動中,甚至出現了不斷的反復批斗這些人,導致其中一些人自殺的情況。對這些人及其后代來說,那都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悲慘歲月。而在那個年代,這些人的子女和后代為了生存,都要自稱與自己的父母斷絕關系。

        但1918年代之后,隨著平凡冤假錯案逐步開始,也開始落實政策,原來被抄家抄走的一些東西又被歸還回去了,也有一些人得到了各種各樣的政治待遇,從原來的專政對象搖身一變,又成了座上客。地主、富農和資本家的子女們也都紛紛開始大張旗鼓的宣傳自己父母的各種光鮮亮麗的事跡,似乎地主、富農和資本家從來都是好人,反而是那些貧下中農才是徹頭徹尾的壞人。

        與此相應的是,從1980年代開始,隨著土地制度變革,從大集體制重新退回到包產到戶,歷史學界對于土改的反思也一直在進行。到現在,在歷史學界否定土改基本上已經成了主流,誰要是為土改說好話,為貧下中農說好話,說地主、富農不好,反而會被千夫所指,視為另類,成為一件十分危險的事。

        那么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其實我們現在稍微看一看這些人的出身,大多數都是出身于各種政治、經濟和文化精英階層,雖然前三十年對他們進行了各方面的限制,但即便是在那個特殊的年代,這些階層的家庭往往也還是更加注重對子女的文化教育。即便是條件不允許,他們也會自己想方設法讓孩子保持學習的習慣。因為他們都知道,只要有文化,在任何時候都會有用的,現在用不著,也總有一天會用得著。

        所以,我們現在如果看看1977年恢復高考之后的前幾屆考上大學的人,也就是現在出生于五六十年代、在恢復高考之后上大學的那一代大學生,其中絕大多數人都是出自知識分子、干部或者地主、富農、資本家家庭,完全出自八輩子貧農家庭的人也不是沒有,但是比例非常非常低。按照李中清等人的研究,即便是在前三十年,出身社會下層家庭的大學生,也只有百分之三四十的比例。

        為什么貧下中農家庭出身的大學生在恢復高考之后比較少呢?因為他們的家庭沒有文化資本的積累,長輩也不知道學習文化有什么用,一般的心態就是,只要能識字,會簡單的算賬就可以了,反正學了也沒什么用。而那些出自新老精英階層家庭的人則不同,他們始終堅信,總有一天還是會有用的,哪怕他們是在和貧下中農一起干活,也會偷偷摸摸的讀書、學習,所以他們才會在恢復高考之后成為第一批受益者。

        為什么地主、富農家庭的人會有這個信心呢?因為他們本身在各個不同的歷史時期,都是受益于自己的文化資本的。比如說在革命年代的根據地,各級地方機關都需要有人做大量的文字性的工作,貧下中農沒有這個能力,只能用地主、富農家庭出身的人來做。在蘇區大量存在這種情況,這也是為什么后來會出現批判富農路線的原因之一。

        建國之后,這種情況實際上也并沒有太大的明顯改變。比如說在農村,雖然先后搞了分配土地、集體制,村干部也主要都是貧下中農擔任,但比如文書、會計等等需要一定的文化知識門檻的工作,仍然大量的是由地主、富農家庭出身的人擔任。原因很簡單,在那個文化知識不普及、識字的人非常少的年代,貧下中農家庭出身的干部基本上普遍不識字,看不懂文件,不能算賬,只有這些人能勝任文字性的工作。

        所以,在恢復高考之后,國家重新開始制度性的大量選拔人才的時候,首先通過高考被選拔出來的,就是這些人的后代。而他們這些人也很快就在各個領域迅速重新掌握了話語權,自然會重新為地主、富農、資本家評功擺好。如果說革命是把被顛倒的歷史顛倒過來,那么1980年代以來的歷史,就是又被再顛倒回去的歷史。

        真正貧下中農子弟從教育中受益,其實只有一個很短的機會窗口期,大體上來說就是八九十年代差不多二十年的時間,也就是出生于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的人,因為當時的教育資源分配相對而言還比較均衡,所以才會出現八十年代鄉鎮高中也有人考上北大、清華的事情,而到九十年代之后,這種事情就越來越少了,到新世紀以后基本上就沒有了,要考上985、211,起碼也要到縣城的重點中學讀書,才有機會。

        在恢復高考之后第一批考上大學,或者迅速富裕起來的那些人,也在之后重新成為了各地最早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精英。到1990年代他們的孩子出生,開始接受教育的時候,貧富分化雖然還沒有今天這么嚴重,但也已經有了不小的差距,家庭出身也已經開始影響子女后來的命運。而到2000年之后,貧富分化加速進行,階層固化日益嚴重,寒門難出貴子的聲音也就越來越多了。

        到現在,各種精英通過各種渠道不斷的為地主、富農、資本家這些曾經被視為剝削階級的階級評功擺好,無非也就是想要證明,他們后來重新成為精英,是因為他們從祖上就已經是精英了,所以他們是理所當然的應該重新成為這個社會里掌握著各種政治、經濟和文化資源的人,至于那些貧下中農、普通工人家庭的子女,因為已經失去了話語權,自然也沒有多少機會來反抗這種顛倒歷史的敘述。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李紅“錯”了嗎?
      2. 英雄不該無名:沉痛悼念6.15中印沖突中我軍犧牲的英烈……
      3. 幼女不是幼女,人渣還是人渣
      4. 評《姚洋:請禍國殃民者,不要再誤判美國衰退》
      5. 你擺出的架式與你的功德身份不符
      6. 孫錫良:“哈雷交警”的背后
      7. 明天會是焦點還是“節點”?
      8. 美高官將去吊唁李登輝,我們要學毛主席的戰爭觀!
      9. 比培養“恨國派”更可怕的是培養“恨窮派”
      10. 鮑毓明事件的兩大丑惡:某些新聞媒體的筆路不端與某些娛樂戲子的屁股不正
      1. 聽到鐘院士再請戰,我嚇得瑟瑟發抖
      2. ?郭松民 | “九一三事件”的深層次原因
      3. 決戰:任正非愚蠢的一面
      4. 武漢汪主席(前)終于承認自己是謠言家
      5. 雙手沾滿革命先烈鮮血的陳丹青爺爺陳砥中居然成了有豐功偉績的革命先烈?
      6. 丑牛:黨姓啥?——黨慶百年,誰與評說(之二)
      7. “道歉事件”顯露出幾十年來對臺工作的真實成色
      8. 又開始“胡扯”:余茂春當漢奸也怪毛澤東時代?
      9. 沈陽中山廣場毛澤東塑像的十個“?
      10. 談談“操著中南海的心”
      1. 【重磅深度長文】左大培:加入WTO對中國弊大于利
      2. 對干部子弟變質的防范與蔡霞、任志強的軌跡
      3. 對毛主席泄私憤的時代基本結束了
      4. 錢昌明:晚年毛主席為何“憂傷”? ——唯恐“紅色江山”不保
      5.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訪:三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
      6. 左大培:說說這個“為什么”
      7. 王岐山:不要忘記,我們是毛主席培養的啊!
      8. 必須鏟除中國內部的“第五縱隊”!
      9. 憲之:蔡霞現象 ——“姓社姓資”博弈大視野下審視
      10. 對陳平、溫鐵軍對談的觀感
      1. 爸爸媽媽,你們去哪兒了?——一個關于抗聯孤兒和烈士父母的故事
      2. 印度坐二望一,拒絕中國幫助,卻成了地球黑洞
      3. 決戰:任正非愚蠢的一面
      4. 決戰:任正非愚蠢的一面
      5. 混在三和的半年,我真正認識了這群“底層”青
      6. 雙手沾滿革命先烈鮮血的陳丹青爺爺陳砥中居然成了有豐功偉績的革命先烈?
      午夜福利视频合集1000集,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韩国和日本免费不卡在线